您的位置:      首页  /  赵正永被判死缓,深度介入能源,...
赵正永被判死缓,深度介入能源,与延长石油沈浩“共享”女友!
2020-08-04 10:49:40
摘要:对被告人赵正永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近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中共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受贿案,对被告人赵正永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

        庭审资料显示,2003年至2018年,被告人赵正永利用担任中共陕西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中共陕西省委副书记、陕西省人民政府代省长、省长、中共陕西省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工程承揽、企业经营、职务晋升、工作调动等事项上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其妻等人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7.17亿余元。其中2.9亿余元尚未实际取得,属于犯罪未遂。
        据了解,赵正永在任上曾深度介入陕西省境内的能源人事安排,并违规插手能源工程建设,从中非法牟取财物。2020年1月4日,中纪委在对赵正永开除党籍的通报中,严厉批评了他在职务晋升、能源资源开发利用、企业经营、工程项目承揽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等违法违纪行为。
        延长石油两任董事长落马
        中纪委作此通报后不久,陕西能源圈又传出重磅消息。2020年3月4日,陕西检察机关以涉嫌受贿罪,对延长石油原董事长、陕西省发改委原副主任贺久长作出逮捕决定。同日,陕西省纪委监委披露,因涉嫌受贿、行贿犯罪,延长石油原董事长、陕西省人大财经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沈浩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

\

        落马的贺久长还有一个身份,曾任陕西省发改委能源处处长、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陕西省能源局局长。而赵正永在担任陕西省副省长时分管能源工作,并担任陕北能源化工基地领导小组组长,他与贺久长,以及执掌延长石油长达10年的沈浩就此有了“交集”。

\

        据《财经》杂志的报道,沈浩与赵正永关系匪浅。曾有一度,沈浩甚至将自己的一位女友介绍给了赵正永,此后,赵正永频繁出入该女子的会所,且并不避讳沈浩。
        与美女港商刘娟关系“暧昧”
        从公开资料传递出来信息表明,赵正永作风霸道,性格强悍,利欲熏心,还好色。他不仅与沈浩“共享”女友,还与美女港商刘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

        美女港商刘娟的发家史是一则传奇。简历显示,刘娟毕业后曾在安康文工团短暂任职,几经折腾后去了香港做服装生意,若干年后回到了西安做地产生意,之后又向矿产、投资、石化等等领域渗透。由于长得漂亮,长袖善舞,刘娟在陕西官场积累了大量的人脉。这其中可能就包括赵正永,否则他不可能帮助刘娟抢夺赵发琦的矿权。
        2013年,赵发琦公开实名举报延长石油集团重大国资流失案。
        据署名为赵发琦,落款时间为2013年8月5日的一封举报信称,2008年11月14日,延长石油董事长沈浩在没有上公司董事会,没有评估的情况下,与女港商刘娟控制的陕西益业投资有限公司(自然人刘峰100%股权),把价值不足100万元的非法年产240万吨甲醇在建项目和年产1000万吨的煤矿在建项目(没有土地使用权证、没有林木采伐许可证、没有探矿证、没有采矿证)虚空作价4.9亿元,与刘娟签订了股权收购协议。沈浩很清楚刘娟控制的陕西益业投资公司是一个皮包公司,完全没有能力投资化工项目和煤矿项目,于是同一天又与刘娟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在补充协议中,总投资约245亿元的项目,在两年半项目建设期的建设资金全部由延长石油来垫付,并约定待项目建成后再引进新的合作伙伴(其用意是让刘娟不出一分钱,占有股权再转让给第三方套现获利)。

\

        举报信还称,2010年4月28日,延长石油向陕西省国资委上报(陕油字[2010]49号)《关于受让陕西中化益业能源有限公司51%股权和陕西中化益业能源投资有限公司51%股权的请求》。在此期间,省国资委接到延长石油职工反映,称延长石油在收购该项目存在不法行为,延长石油负责人与刘娟有合谋诈骗国有资产的问题。
        在这封举报信中,赵发琦举报了榆林市原市委书记胡志强、陕西省原省长袁纯清,当然还有陕西省原省委书记赵正永。赵发琦在举报信中列举了赵正永多项问题。其中包括,2010年8月30日,在陕西省政府党组会议上,赵正永直接认定凯奇莱公司与西勘院民事合同无效,并签发了该文件。
        可见,在这宗持续10余年千亿矿权争夺案中,赵正永担当了美女港商刘娟的“保护伞”。也正是在在赵正永等人不遗余力地支持下,刘娟不仅完成了对波罗井田千亿争议矿权的审批,并将股权转给当地国企后套现脱身。
        姗姗来迟的正义
        然而,对于波罗井田争议矿权另一方当事人,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公司(下称凯奇莱公司)。早在2007年3月25日,赵正永就曾作出批示,要求陕西警方对凯奇莱公司进行查侦,理由则是其涉嫌虚报注册资本。
        而在权力的干预下,赵发琦并未能获得煤矿权益,合同被判无效,而他本人也因此被构陷入狱。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在赵发琦实名举报信发出3年后,从省委书记位置退下来的赵正永于2019年1月份终于被查,经过13年的艰苦维权后,赵发琦终于等到了正义女神的到来。
        反观与沈浩“共享”女友,甘作刘娟“保护伞”的赵正永还是倒在了财色上,余生都要在牢狱中度过,是何等的不值。赵正永案在给贪腐份子敲响警钟的同时,也提醒着纪检监察部门,为什么这样无法无天的“父母官”还能带病提拔?
        反腐肃贪,莫不能把抱着亡羊补牢,犹未迟也的心态,而是当露头就打,同时本着惩前毖后的原则,更需施以重拳,方能正本清源。(能源新闻网


燃气会展
燃气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