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假象|煤炭已死,太阳能永存!
假象|煤炭已死,太阳能永存!
2020-01-16 11:10:34
摘要:煤炭已死,太阳能永存,是《金融时报》2017年6月一篇文章的标题,原标题是“Coal is dead,long live the sun。” 在煤炭、钢铁等产业去产能的背景下,是一个看上去感召力很强的论调。

   能源新闻网讯 煤炭已死,太阳能永存,是《金融时报》2017年6月一篇文章的标题,原标题是“Coal is dead,long live the sun。” 在煤炭、钢铁等产业去产能的背景下,是一个看上去感召力很强的论调。
        然而,即便这一论调已扩散经年,国家也在坚定不移的淘汰落后煤炭产能,但我们与实现这一“理想国”仍有很长的距离,非3-5年,甚至20-30年可触及这一目标。
        煤炭仍在去产能
        两个多小时前,国务院国资委介绍2019年中央企业经济运行情况的新闻发布会刚刚结束。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委员、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介绍2019年工作情况时谈及煤炭,他撂下了一句话:钢铁、煤炭去产能任务全面完成。

\

        谈及2020年工作任务安排,彭华岗秘书长再次提到了煤炭。他说,我们要全面完成“十三五”中央企业的煤炭去产能目标任务,重点推进装备制造、化工产业、海工装备、海外油气资产等专业化整合,持续推进亏损子企业的治理,完成剥离办社会职能和解决历史遗留的任务。
        四部委发文力挺煤炭
        煤炭去产能的工作仍在深入推进,煤炭同时也获得了新的发展动能。
        也是在今日,能源新闻网太阳能小编注意到,国家发改委官网发布了一则关于煤炭的政策性文件,支持力度还是挺大的。
        据了解,这篇题为“关于修订印发《煤矿安全改造中央预算内投资专项管理办法》的通知”由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局、应急部、煤矿安 监局四个部门联合下发,制发日期为2020年1月6日,文件号为发改能源规〔2020〕23号。
        《办法》表示,煤矿安全改造应本着企业负责、政府支持的原则,多渠道筹集资金。煤矿安全改造项目的资金配置,以煤矿企业自有资金、银行贷款为主,符合条件的中央和地方政府给予适当补助。
        《办法》第八条规定,中央预算内投资补助比例原则上不超过项目总投资的 30%。换言之,对符合条件的煤矿安全投资改造,原则上中央和地方给予的补助比例上限将达到项目总投资的30%。
        总体上看,四部门下发的这一《办法》设了很多条条框框,看上去很繁琐,但对相关煤炭产业却是实打实的利好,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应急部等部委将安排中央预算内投资来推动煤矿的安全投资改造。
        太阳能面临三重煎熬
        人们有理由相信,这是永存的太阳能发电产业目前享受不到的待遇。事实正是如此。
        自信“太阳能永生”的光伏业正经历长期欠补、行业洗牌、2020年光伏政策“难产”三重煎熬。
        首先,光伏发电补贴拖欠问题。
        目前,2019年大部分可再生能源补贴仍未下发,而且补贴缺口也在越拉越大。据全国人大可再生能源执法专项小组调查显示,宁夏地区可再生能源补贴拖欠已近200亿元。
        另据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王斯成测算,截至2018年底,可再生能源补贴拖欠已达到2000亿元人民币,不包括2019年以后的新增补贴。
        第二,煤炭未“死”,光伏先“逝”,行业洗牌仍在延续。
        “优胜劣汰”自然法则之下,中小光伏企业举步维艰,就连行业巨头都过得并不轻松。
        志在改变世界,让万物发电汉能(控股)集团仍未出欠薪危机的阴霾;
        九江旭阳光电以全体裁员的方式迎接崭新的2020;
        百亿光伏巨头无法清偿债务,中电电气集团被申请重整;
        老牌光伏企业振发新能源官司缠身,又进入“被执行人”名单;
        爱康科技控股股东部分股权被轮候冻结,邹承慧卸任法定代表人……
        怎么看,当下的太阳能发电企业都过的很纠结:求永存的目标多少有点奢侈,能活下来就是最大的胜利!
        第三,2020年光伏新政“难产”。
        市场上有关2020年光伏新政出台时间的预期一再落空,本预计将于2019年12月31日出台的政策再次被推延。
        据了解,有关2020年光伏发电管理办法已多次进行了意见征求,说是大体上将延续2019年政策框架,但补贴额度和上网电价等关键信息仍有待有关部门拍板。
        2019年12月16日,行业媒体发布了《关于征求对2020年光伏发电项目建设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函》,未在国家能源局官网发布。

 

\
\
\

        值得注意的是,补贴额度和上网电价等关键信息均以大写的X代替,突显了国家能源局尽早制订政策的立场。
        可在财政部定补贴额度,定补贴发放的现实情境下,太阳能小编内心暗自窥测,国家能源局或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市场主体地位亟待确立
        事实上,作为替代性清洁能源,太阳能发电产业的发展是蒸蒸日上,有着秀色可餐的诗与远方,却有着一路的泥泞与苟且。国家支持太阳能产业的政策很多,但其市场地位仍未明确,才是制约产业发展高度的根本。
        资深业内人士表示,作为主力能源之一,煤炭在相当长一段时间来看其市场主体地位都不会改变,四部委发文以中央预算内投资支持煤矿安全改造,再次证明了其在国家能源战略中的重要性。
        “倘若光伏发电的市场地位提升,不说与煤炭平起平坐,就是提升那么一点,从顶层设计方面解决欠补的“顽疾”,整个产业都会迎来另一种发展局面。”该业内人士补充说。
        就提升光伏发电市场地位,业内大咖不止一次为此鼓与呼。全联新能源商会常务副秘书长史利民呼吁,在政策制订时,量要适度,要考虑到产业承受能力,要考虑到应用方合理利润,这是要找到一个很好的平衡点。

\

        他还特别强调,对于“十四五”光伏发展规模,希望能够明确作为未来电力需求增长主要的应该是来自以光伏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我们一定要建立主导型地位。国家在这方面要予以明确。
        发展前景依然可期
        光伏的发展远景依然可期。彭博预计,到2050年全球风电和光伏发电量可以占到所有发电量的50%。
        同时,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隆基股份(601012)和 陕西煤业化工集团三方在联合国气候大会发布了《中国2050年光伏发展展望》(以下简称《展望》),再就光伏产业发展前景予以展望。

\

        《展望》称,到2025年和2035年,中国光伏发电总装机规模将分别达到7.3亿千瓦和30亿千瓦;到2050年,这一数据将达到50亿千瓦,光伏将成为中国第一大电源,约占当年全国用电量的40%左右。
        总而言之,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从现实来看,光伏发展仍面临着多重羁绊,不确立其市场主导地位,不解决欠补贴问题,“煤炭已死,太阳能永存”的论调还将停留在执念和想象阶段。(能源新闻网)


煤炭会展
煤炭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