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电网  /  电力通信  /  “相爱、相杀”,国网与蒙西、陕...
“相爱、相杀”,国网与蒙西、陕西地电那些事儿!
2020-06-23 23:13:37
摘要:即便如此,国家电网、南方电网等两大电网在电力供应方面并未实现真正的“大一统”,蒙西电网、陕西地电等地方电网的存在仍对两大电网带来了一定的冲击和挑战。

在百度搜索“国家电网 蒙西电网”关键词,你会发现除了呈现蒙西电网为何独立于国家电网之类的结果外,还会有《“能跨越天堑,却冲不破国家电网”——蒙西电网碰壁十年》等内容。

\
\

        国网“巨无霸”
        提起国家电网,人们并不陌生。这家全球最大的公共事业公司,总资产已接近4.1万亿人民币,体量几为四个中国华能,五个中国华电或中国大唐,是当之无愧的能源“巨无霸”。
        资料显示,国家电网全口径用工量155.6万人,电力经营区域覆盖全国26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供电范围占国土面积的88%,供电人口超过11亿人。
        可以这么说,与电力业务覆盖广东、云南、贵州、海南和广西的南方电网一起,中国两大电网公司经营业务实现了对大陆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全覆盖。
        地方电网知多少
        即便如此,国家电网、南方电网等两大电网在电力供应方面并未实现真正的“大一统”,蒙西电网、陕西地电等地方电网的存在仍对两大电网带来了一定的冲击和挑战。
        据粗略统计,在国家电网、南方电网之外,全国还有15个地方电网负责相应区域的电力供应工作。这15家地方电网分别是蒙西电网、川能水电集团、重庆三峡水利电力(集团)、重庆乌江实业集团、桂东电力、百色电力、广西水利电业集团、深圳招商供电有限公司、湖北丹江电力、吉林省地方水电有限公司、郴电国际、云南保山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山西地方电力有限公司和湖南金垣电力集团。
        有网友说,凌海电力责任有限有限公司也属于地方电网。在此,有必要补充下,现在国网辽宁省电力有限公司已控有凌海电力集团77%以上的股份。所以,凌海电力已纳入国家电网的版图。
        在上述15家地方供电公司之中,蒙西电网的资产体量和行业影响力相对突出。数据显示,全称为内蒙古电力(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供电区域72万平方公里,承担着自治区除赤峰、通辽、呼伦贝尔和兴安盟之外,8个市(盟)工农牧业生产及城乡1388万居民生活供电任务。
        至于赤峰、通辽、呼伦贝尔和兴安盟四个市盟的供电工作,则由国网内蒙古东部电力有限公司,也就是蒙东电网负责。蒙东电网供电面积47万平方公里(占内蒙古总面积的40%),供电人口1160万(占内蒙古总人口的50%)。
        蒙东电网,成立于2009年6月,是国家电网26家省级电力公司之一,而蒙西电网则是内蒙古自治区直属国有独资特大型电力企业。一个内蒙古自治区,划片而治,“分裂”出两张电网,仿佛重复着800多年前蒙古帝国分拆的桥段。
        蒙东、蒙西“一家亲”
        事实上,由蒙东电网和蒙西电网组成的内蒙古电网本是一家。2002年电改之初,国家电力公司拆为两张、五大发电后,蒙东电网仍属于蒙西电网,也就是内蒙古电力集团。说起蒙东电网改投国家电网,还是11年前的事儿。
        2009年3月,国家电网总经理刘振亚在京会见内蒙古自治区主席巴特尔,再次提出“2012年公司计划建成‘两纵两横’特高压电网,对内蒙古电力外送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3个月后,国家电网划走了内蒙古四个盟市的地盘——刘振亚带队来到呼和浩特,举行签约仪式,自此蒙东四盟市——呼伦贝尔、兴安盟、赤峰、通辽电网组成内蒙古东部电力有限公司,从蒙西电网划归国家电网管辖。
        国家电网既然并入了蒙东电网,为何不连蒙西电网都一起收了?
        据报,“电力改革之初,蒙西电网是亏损企业,想像其他地方电网那样并入国家电网,但是当时国网没同意。”
        此后,2004年的全国性电荒让蒙西电网异军突起,引起了国家电网的注意,想要收购。但是这个时候的蒙西电网已经是自治区的骨干企业,而且内蒙古未来想要成为国家能源基地也离不开电网,所以没有交出去。
        说的通俗一点儿,电改之初蒙西电网块头小,有负债等包袱,国家电电网不想接盘。之后蒙西电网“发达了”,国家电网想收购,内蒙古自治区又不放了。
        蒙西电网窝电难
        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底,蒙西电网电网统调装机6599万千瓦,500千伏变电站26座,220千伏变电站146座,110千伏及以下变电站932座。在中国企业500强榜单中名列第252位,服务业企业500强名列97位。同时,蒙西电网资产则超过了1000亿元大关,成为内蒙古的支柱型能源国企。
        蒙西电网与国家电网未能合并,双方也有“相爱”,逐步走入“相杀”、“相怨”的地步。
        “能跨越天堑,却冲不破国家电网”——蒙西电网碰壁十年。2012年,南方周末在《蒙西与国网十年争斗现状:窝电严重巨量电难送出》一文中曾以此句开篇,一针见血的点出了蒙西电网外送电力所面临的困难。
        文章称,2002年厂网分开时,蒙西电网只有530万千瓦装机,到2012年内蒙古发电能力翻了8倍,可外送通道却没有增加一条,导致蒙西电网长期存在严重窝电情况。
        因为要想将富余电力外送出去,蒙西电网必须要与目前唯一的大型外送通道——国家电网中的华北网——进行“网对网”对接。按照电力输送中需求决定供给的属性,蒙西电网能够输出多少电,由购电方华北电网决定。当时的资料称,蒙西电网外送的数字是不到400万千瓦,不到蒙西电网发电能力的1/10。换言之,当时蒙西电网的发电能力在4000万千瓦以上。
        对此,“能源100”在蒙西电网官方简介中找到这样一组数据,2017年,蒙西电网完成售电量1678.8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4.63%;其中,区内售电量1414.76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8.03%;东送华北电量264.11亿千瓦时,同比降低0.71%。
        2012年之前,蒙西电网窝电有多严重?
        据了解,因为电输不出去,蒙西夏季用电高峰时就有2400万千瓦的装机停机。
        为了解决严重的窝电问题,内蒙古自治区和蒙西电网曾做过很多努力与尝试,如提出建设两条超高压线路,提高蒙西电网和华北网之间的网对网交流通道送电能力,寄望国家电网为内蒙古建几条特高压输电线路等,但这些尝试在数年内均未得到落实。
        国网与陕西地电恩怨
        为了将富余的电送出去,蒙西电网还联手“难兄难弟”——陕西地电,共同建设输电线路。
        据报,2012年4月25日,陕西地电和国网陕西分公司因线路建设发生“武斗”,引起舆论广泛关注。发生“武斗”的线路,正是为了打通陕西与蒙西电网之间的通道。
        当时,这场“武斗”场面很大,规模与中石油和延长石油之间“武斗”不相上下,有文章这样描述那场“武斗”的场景。
        “超过60名民警和特警,手持防暴盾牌和警棍,来自陕地电的200多名干部职工则手持螺纹钢、木棒等凶器,他们一哄而上,大打出手。这次事件,直接造成国家电网职工4人受伤,1人住院。”
        事实上,为了争地盘,这已经不是陕地电第一次对国家电网公司作业职工大打出手了。早在2008年,当地著名的长武事件就曾令陕西省政府颇为头疼。
        当时,长武县公安机关一位不愿具名的警员也告诉记者,当时接警赶到现场时,有近200名的陕地电职工正在对国家电网的地基坑进行填埋。“所幸经过劝阻,没有发生流血伤亡。”
        事后,时任陕西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娄勤俭出面协调本次暴力争端,陕西省希望“国家电网让一步。”
        此外,在2009年,国家电网公司还在山东与当地供电企业发生过武斗,情况与陕西地电类似,只不过当时是山东的用电企业自行建设电厂、电网,与国家电网公司的电网断开物理连接。最后,国家电网公司做出了妥协。
        利益之争
        剪不断,理还乱。就国家电网与蒙西电网、陕西地电等地方电网之间的恩与怨,双方基本是各执一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而在外界看来,究其核心还是利益之争。
        据悉,多年来蒙西电网一直尝试解决外送通道问题。
        但对外通道的规划和建设,只能依靠国网对于通道建设的规划与推进。“电力外送涉及到国家电网规划,关乎全局,内蒙古是国家电网的重要部分,特高压的规划是由国家决定的。
        对蒙西电网来说,特高压直流外送通道投资少,可以直接将蒙西富余电量输往目的地;而对于国网来说,特高压直流电仅仅完成了一个“借路”的通道,并不能给华北区域的电力带来多大效益,因而国网更倾向于发展特高压交流线路。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电网不愿蒙西电网外送电力“借道”的一大原因是,蒙西电网平均上网电价更低,内蒙古的平均上网电价是0.309元,而广东的平均上网电价为0.51元,将蒙西的电外送给广东省的成本是每度电1毛钱,加上成本,度电成本才0.409元。蒙西的电力输送到华东、华中、华南,必然对国网和南方电网的原有电价形成冲击。
        根据测算,若蒙西到广东的特高压直流线路建成,与广东现有的电价保持一致,蒙西每年即使只向南方输送500亿度电,每度电就算蒙西电网只赚取5分钱,一年也能增加25亿元的收入。
        有业内专家曾表示,蒙西电力、陕西地电的实际工商业电价比国家电网公司要低一倍。而工商业电费占全部电费的85%,其中工业占70%、商业占15%。只此一项,国家电网公司的进入,就意味着当地工商业生产要承担比地方电力公司多一倍的电价成本。
        以蒙西为例,该地区素有“电价洼地”之称,其以前工商业电价每度电3毛多,最近涨到4毛多,而蒙东的工商业电价则要每度电8毛多。这是地方政府支持本地电力公司发展的主要原因。
        据了解,在现行的电力体制下,国家不允许电网跨网投资。《电力法》明确规定,一个供电营业区内只设立一个供电营业机构。对于通道建设投资,蒙西境内的归内蒙古电力集团,南方五省归南方电网,其余的归国网。这3家,只有蒙西电网没有跨网投资的权利。
        禁外跨网投资,是蒙西电网、陕西地电等地方电网难以打通外送通道的关键一环,这就决定蒙西电网的富余电力要想送出去,就必需通过国家电网的超高压、特高压通道。至于送不送,送多少电力出去,则完全由国家电网来定。
        “再想建外送通道,我们是不找国网了。”一位内蒙古电力人士曾就蒙西电网所面临的尴尬处境如此感慨。但是,蒙西电网富余的电要送出去,还得找国家电网,这就是赤裸裸的现实。
        特高压建设加快,有线路连接蒙西
        目前,蒙西电网面临的窝电问题或有所缓解。
        2015年,国家电网规划建设“五交八直”特高压工程。有13条特高压纳入建设目录中。其中,有的特高压项目已经投运,且有2条联接蒙西的通道。

\

        这 “五交八直”特高压工程,分别为雅安-武汉、蒙西-长沙、张北-南昌、陇彬-豫北、榆衡-潍坊五条交流特高压线路,以及酒泉-湖南、呼盟-山东、蒙西-湖北、陕北-江西、准东-四川、上海庙-山东、山西-江苏和锡盟-江苏等八条直流特高压工程。
        据今年央视4月份的一则报道,包括蒙西至晋中特高压交流工程,国家电网在建的9条特高压输电通道已经全部复工,正在加速建设。
        连接蒙西的特高压项目接连投运,相信会对蒙西电网富余电力外送提供通道与便利。饶是如此,由于国家电网、南方电网与蒙西电网、陕西地电等地方电网存在竞争关系和利益纠葛,纠纷和争斗或一直就是未完待续。
        而论电网“国家队”与电网“地方军”如何愉快地在一起“玩耍”,仍将是企业、政府面对的一个大话题。
        注:能源100参考整理自《从“一条线半站” 向“四横五纵”迈进——责任蒙电70年成就回顾之超高压篇》、《特高压外送 内蒙“窝电”的最后一剂良药?》、《蒙西碰了国网的“垄断禁地”》、《【改革开放四十年】春来北疆40年——内蒙古电力改革发展掠影》、《陕西地电与国家电网“武斗”背后 地电沉浮》等文。


电力会展
电力企业